坑王,基本只玩单机游戏,有翻译过几篇AO3的文练手,由于学业原因目前无产出。
SY: http://www.mtslash.org/space-uid-180940.html

[ACU]Cross Section 横断面 [II]

[II]

回去的路倒是很顺利,Arno特地走了屋顶,这绝对比在街道上狂奔然后被行人撞个跟头好。

但是等Arno悄悄从外墙翻进自己卧室然后放轻脚步走下楼的时候,客厅的沙发上并没有坐着那个他想象中一脸“臭小子你又干了什么好事”表情的刺客大师。为了确认,Arno检查了一下大门,果然还是如同前天晚上他出门的时候那样是反锁好的。从来不走正门这点大概已经变成了兄弟会不成文的习俗了吧?

对于Bellec还没有回来这件事,Arno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庆幸还是失望。虽然说在出师一段时间能够独立执行任务之后,Arno就被分配了一个咖啡馆作为据点以及庇护所,照理说他应该长期驻守在咖啡馆才对。但是他还是死皮赖脸地一有空就跑到这里来休息,这处房产其实属于Bellec,而且也被闲置了很多年了。Arno记得自己刚被Bellec从已经记不清面貌的养父家带走的时候在这里住了一两个月,之后他就被带到了兄弟会在乡下的据点,和那些比他至少大了个十岁的刺客兄弟们一同受训(不过作为年龄最小的训练生他可以说是被同期生们当小弟弟一样宠爱),大概三个月能见Bellec一两次吧?当然每次见面他都会被打(其实是被拉进训练场)。之后过了三年[1]他的训练期结束了,Bellec又突然出现把他带到巴黎来,他才知道自己的现任监护人正是这个整天板着一张臭脸一张口就挑刺儿和自己对练的时候从来不手下留情的大叔。

但是不得不承认Bellec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弥补了他缺失的父爱,他在这里被告知了自己父亲被谋杀的真相,然后接下来就是各种“额外训练”,里头包括骑马打猎(据说是为了熟练使用枪械,但是在他的肩膀因为错误的使用猎枪的姿势而脱臼之后,Bellec才想起来自己的被监护人才十一岁);赌博技巧(可悲的是即使在之前受训的时候开了鹰眼,他的出千技术还是只能说是要是对手眼瞎了大概能蒙混过关的地步);品酒(他最喜欢的一课,在第一次喝酒就是酩酊大醉,但是那感觉真的不能再好)……

……他还记得第一次探索巴黎地图,他跟在Bellec的身后在屋顶上奔跑,他很确信前面的人为了自己调整了速度,不然哪怕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拥有再多的精力,凭借腿长他那正值壮年的监护人在跑步中分分钟就能甩开他一条街。后来Arno自己私底下偷偷训练了自己的跑步速度,而且他也有好好地喝牛奶(哪怕他一点也不喜欢,哪里有十六岁的人早餐还喝牛奶?但是该死的Bellec一定要盯着他喝了牛奶才允许他喝一天里的第一杯咖啡),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令人恼怒地完全没有缩短。

但是不久他就开始和Bellec争吵(他已经忘了第一次争吵的原因是什么了),然后是更多的争吵,甚至发展成了肢体上摩擦。Bellec总认为自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明明之前他还在议会前担保说Arno独立出任务绝对没有问题。而最后一次的争吵中,两个人在一次破坏圣殿骑士行动的任务上有了严重分歧:是的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圣殿骑士谋杀的,他·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一·天!但是这不代表Bellec可以用这个来说事儿!Arno记得当时自己站在一堆尸体间对着Bellec大吼大叫,然后Bellec直接给了他肚子一拳。回去的路上Arno拒绝和Bellec讲话,回家之后他直接把自己关进房间里,然后开始意识到那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家”,而且这也是一个他一直依赖着Bellec的证据。

两人冷战了一段时间之后,议会认为Arno确实是一名独当一面的刺客了,于是派他在城中建立一个新的据点,一间咖啡馆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他就这么搬出了那个住了七年多的房子,没打过招呼反正命令下达的时候Bellec也在现场。

然后Bellec好像有了什么任务也没有一直待在巴黎,两个人都绝口不提那次任务。再次见面已经是一年前了,Arno在交任务的时候看到Bellec双手抱胸倚在门边,就像以前一样,交了任务之后Arno想要和Bellec说些什么,但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当然最后Bellec看见Arno像个木桩似得杵在离自己五步远的地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也不说话(说实话这可令人有点毛骨悚然)长达五分钟之后终于失去了耐心,大跨步走向已经浑身僵硬了的Arno,一掌把人拍回神。

等到Arno乖乖跟着Bellec回到那个已经阔别了两年的“家”,他才发觉两个人都自动回避了以前的争执。站在那个专门留给自己的房间的时候,他甚至有了自己从来没有搬出去过的错觉。

在此之后Arno就开始死皮赖脸一有空就跑到这里来,恩反正锁也从来也没换过,就算换了也没关系他已经把开锁学到三级了哈哈哈哈……

 

TBC.

 

[1]不要问我训练出一个合格的刺客究竟要多久……看看游戏里头Arno在巴士底监狱的时候跟Bellec练了两个月的剑术,然后加入兄弟会是在1989年7月14日(巴士底监狱被攻占)之后,之后就跳到了1991年1月4日,所以……满打满算其实Arno只被训练了一年?

但是一年真的够么……不过考虑到狂战士信条什么的……额。


 
评论(5)
热度(14)
© 莫待直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