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王,基本只玩单机游戏,有翻译过几篇AO3的文练手,由于学业原因目前无产出。
SY: http://www.mtslash.org/space-uid-180940.html

[ACU]Cross Section 横断面 [III]

[III]

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等了不到一个小时Arno就失去了耐心。

还是等晚上再回来看看吧?

Arno这么想着,原路离开了这个地方,打算就这么慢悠悠地散步回咖啡馆。

……然后在一个小时之后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这个客厅,一边疑惑自己为何像个菜鸟一样没有耐心(是的他早就脱离菜鸟好几年了现在还会叫他“菜鸟”的真的就只有那个臭老头了好么!)一边又一次检查了一下门锁确认Bellec确实是没有回来过然后默默地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比如混进某个宴会之类的?

总比在一个空屋里干耗两个小时就为了像个怨妇一样苦等某个臭老头回来好吧?

……

“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1]?”三个小时后,巴士底监狱的牢房中,Bellec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面前只剩下白衬衫还在傻笑的前被监护人(因为对方早就成年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那个臭小子头上,“你是白痴吗?不知道什么叫做逃跑吗?还是第一次看到漂亮女人?!”

“什么?不不不我不是因为喝醉了调戏……”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关进来的,臭小子(piss pot)[2],我长了耳朵听到卫兵说你是个杀人犯,。”

“但是人不是我杀的,我看见凶手逃跑了但是卫兵就是不相信我。”Arno急急忙忙地解释道,“你知道我的,刺杀目标也不是失败到被卫兵打晕啊!”

“关于这点我很怀疑,不然你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笨蛋!”Bellec瞥了一眼Arno,真心开始有些担心自家徒弟的智商了,“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不过至少死掉的倒霉鬼是个圣殿骑士。”

“什么!!”

“你不是说卫兵们说你杀了“de LaSerre公爵”吗?那个死掉的倒霉鬼叫做全名是Francois de LaSerre,法国圣殿骑士团的导师(Master)之一,这几年一直在倡议和兄弟会合作什么的,死了也好。”

“……”哦对了都忘了这里有个极度仇视圣殿骑士的刺客导师在。

“更何况,你以前不是见过他吗?”Bellec找了个稍微干净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观察了一下Arno听了这句话之后一脸茫然的表情,稍微放下心来,“不记得就算了,反正人都死了也不重要。”

“恩所以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见Bellec不再追究自己这一整天干下的蠢事,Arno心底松了口气,随即想起了自己之前白担心了半天这个臭老头的事,“难道你也任务失败被卫兵发现了?”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我在这里是为了任务。”Bellec冷哼道,“哪像你这么悠闲还能混到宴会里去勾搭女孩子。”

“我只和Elise跳了一支舞!”

“哦。”

“Elise真的很特别,她和其他的女孩子都不太一样。”

“哼。”

“哎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到时候出去了去找她好了。”

“……”跳了一支舞你就连人家女孩子的住址也知道了?Bellec冷下脸来狠狠瞪了Arno一眼。

“额,因为我们还是挺聊得来的。说起来我怎么总觉得她很熟悉?总觉得以前在哪里见过……”Arno注意到Bellec越来越不善的脸色,连忙转移话题,“啊那个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任务是什么那啥需要我帮忙么?”

“找看墙上有什么特别的记号留言。”

“比如说你背后的墙上那些鸟爪一样的鬼画符?”

……Bellec突然想起来自家蠢徒弟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记下来就可以了。”

“任务就这个?”

“没错。”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派个刺客大师来做这么简单的任务?”

“因为老子对这里的环境比较熟悉,你以为逃出巴士底监狱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吗?派个像你这样的菜鸟来就等着老死在这里吧!”

“……那既然任务完成了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早着呢,给我乖乖等机会吧!”Bellec顺势躺下准备睡觉了,“当然在这段期间我还能给你着臭小子好好复习刺客的基本功,免得你下次再蠢到被卫兵从背后打晕。”

“……”所以说你为什么又要提起这件事情啊!!!

TBC.

 

[1]想了想还是让师傅早点出场。所以来梳理一下Arno这次被关进巴士底监狱的原因吧!恩首先Arno混到宴会里然后遇上了Elise两人跳了一支舞聊了会儿天,然后卫兵发现有人混进宴会了所以Arno就脚底抹油跑路了,在后门看见Elise他爸被杀的现场就上前查看结果就……(不要问我为什么一个经验丰富的刺客还会毫无防备地被人从背后打晕)

[2]游戏中Bellec就是这么称呼Arno的,恩“piss pot”其实是“便壶”的意思,师傅你这称呼还真是……


 
评论(7)
热度(10)
© 莫待直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