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王,基本只玩单机游戏,有翻译过几篇AO3的文练手,由于学业原因目前无产出。
SY: http://www.mtslash.org/space-uid-180940.html

[Assassin's Creed][CA]你们两个真的有在谈恋爱吗 (7-9)

在下光之子还没打完,又开始忍不住下了Prototype,A哥好帅prprprprpr真是作死,感觉自己又要断更了。

好了上文。

 

(7)

“说吧,这回又是什么问题?”Desmond无力地把灌了杯冰柠檬水摆到Connor面前,“如果你又要我帮你推荐什么……”

“他把我踢下来了。”Connor低着头没有碰柠檬水,一脸的沮丧。

“啥?”

“就是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下午了,然后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

“等等等等!”Desmond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玻璃杯,“你们已经做过了?”

“恩。”

“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

“恩。”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好的他只是在为朋友高兴而已),“你不用告诉我相关细节。不过你说Arno醒来之后把你踢下去了?”

Connor点了点头。

“额……为啥?”

“我也不知道。但是Arno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之后他套了个衣服就走了,哦对了他还穿错了衬衫……我打他手机总是被转到语音信箱。”

好吧,这种情况还真是……罕见?说起来以Arno和Connor交往了三年的情况来看,第一次之后第二天醒来不应该以一个温存的吻为开始吗?

“额那你问过Ezio了吗?哦不,当我没问过这个问题。”要是问Ezio,这个八卦的意大利人铁定会把消息传得到处都是。告诉Ezio=公告,这已经是整个机构上上下下都认定的真理了,“那么Arno可能回家了?”

“我发短信问过问过Elise,她说没有。不过她说Arno很可能在Bellec教官家里。”

“Bellec教官?额,是那个Ezio提到过的训练严格脾气火爆讨厌Templar超级护短的‘Pierre Bellec’教官吗?”

“没错,他是Arno的教父。”

“好吧,”Desmond同情地点点头,虽然不是特勤机构的一员,不过他早就从那些经常光顾就把的队员们口中得知了“Bellec教官的恐怖之处”,“那你还是耐心等待吧,说不定明早Arno就接你的电话了呢?”

Connor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柠檬水喝了一口,“我也这么想。恩,顺便多谢你之前……”

“拜托别提那个好么?”Desmond有些尴尬地连忙制止了Connor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话说回来你之前说自己一点经验都没有真是吓死我了。咳,那么恩……第一次的感觉怎么样?”

“很不错,我把你说的都用上了。”

“哦那……”Desmond刚想说“那就好”,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哎?等一下,“你说‘全部’?”

Connor诚恳地点了点头。

“是那种,你之前还拿了个笔记本记录下来的,那种‘全部’?”

Connor不明所以地继续点了点头。

“……”Desmond已经不知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了,真是抱歉了Arno,他在心里对那个比自己还小的法国青年愧疚地道了个歉,“我大概知道Arno为什么会踢你下床了。”

 

(8)

“好了,人都到齐没?”Ezio一脸紧张地按着会议厅的桌子,“说起来怎么人这么少?”

Elise脚翘在会议室的圆桌上,懒洋洋地玩着手机:“我来的时候遇到了Malik和Federico,他们说太无聊了所以不来了。”

“……你这Templar的成员为什么会在这里?”

“Arno是我的家人,我可是很关心他的,”Elise挑了挑眉,“顺带一提我下午的时候接到Connor的电话问我Arno去哪里了?按照我对Arno的熟悉程度,这俩人可能吵架了。。”

“好吧多谢这位Templar小姐带来的宝贵情报,”Ezio揉了揉太阳穴,“那说起来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Altair呢,他不会也不来了吧?”

“我只知道我们的Robert 队长之前去开会了,可能Altair也是吧!大概要等一会儿。”

“额……这么说来,”Ezio叹了口气,“之前明明还通知了Shuan的,为什么他也没有来啊?”

“技术部在处理因为那位Da Vinci而造成的部分电力瘫痪,”Elise有些疑惑地抬头看向Ezio,“我听说你不是他的好朋友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Ezio感觉压力有点大,“所以就只有三个人?”

“可能就只有我们俩。”Elise耸了耸肩,“Altair要是在会议上Robert,两人无论什么决定都会争论很久的。不如我们先开始吧?”

“……额,好吧。”Ezio认命地坐了下来,“我们之所以在这里,是为了……”

“帮那两人上本垒。”Elise打断了Ezio的开场白,“把Arno灌醉了往Connor房间一丢不就好了?”

 

(9)

“拜托!”Shuan听到了这个提议之后大大翻了个白眼,“要是这有用,我的硬盘里就不会有这么多你搭档发酒疯的监控视频了。你觉得喝醉后对着马桶念诗会对这两人上本垒有什么帮助吗?”

“好吧?那要是把Connor灌醉呢?”Ezio找了把椅子坐下,“说起来我们还没讲过Connor喝醉吧?”

“对,因为我们在他喝醉之前就先被灌趴下了。”Shuan叹了口气,“我听说Connor他爷爷是个海盗还是海员什么的,总之酒量非常好,然后Connor从小就和他祖父住在一起,你懂的。”

“要是我们把人凑足然后全部去灌Connor呢?你觉得有可能让Connor喝醉吗?”Ezio想了想兴奋地提议道。

“你只是想灌醉Connor吧?”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Altair怀疑地挑了挑眉,“不过这个提议不错。”

“意思就是可以试试?”Shuan皱眉,“你确定吗?对了Elise是不是说之前Connor和Arno吵架了?”

“哦那个啊,”Ezio耸了耸肩,“今早她给我发短信告诉我Arno好像又和Connor和好了。”


 
评论(4)
热度(39)
© 莫待直须 | Powered by LOFTER